一直拿不到offer,该怎样面对?


关于这个问题,我非常希望能够告诉大家的是:

命运这东西有时候看起来格外强悍,一拳一拳将你打的你节节败退。直到把你逼到墙角,直到把你放倒在地上,直到你抹着嘴角的血红对他屈辱的低头,你说我认命了。

然后会发生什么呢,其实认命了也就认命了,你也不会死掉。你只是会在之后的岁月里的所有不如意的时候,都会后悔的把肠子的翻出来。

所以,我的做法是,命运怎么击倒我,我就怎么还击回去。

可以被摧毁,但不能被打败。

希望你们可以记得这句话。

几年前我在《故乡的云》里写过这样一句话,

你心底仅存的对于未来期许和渴望,就像那只停在树上的小鸟,即便它已经飞走了,即便你知道它属于你的可能,只有几千万分之一。

即便你捧得断手断脚,像条死狗一样四仰八叉被撂倒在地上,你的眼睛里,依然是一条通住天空的路。

人这一辈子,最怕的不是不如意和不甘心,而是心甘情愿。你一旦妥协和低头,那些你心心念念的好景致,即风消云散。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一般不会这么赤裸裸的对着别人的腰眼直接打鸡血。一般我都会掏出一个精心准备的好故事,然后冷不防再来扎一针鸡血。

好吧,我承认我又跑来讲故事了。

下面我就要讲:我大学毕业时找工作的故事。

- 1 -

我在一所211大学读通信专业。

说起来像我这样学校和专业背景的学生,虽然在市场上依然是供大于求,但是就业环境还是相对很良性的。

所以在我求职的初期根本没有做过多的心理建设。

后来我连续被索尼、腾讯、华为、中兴等公司拒绝,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特别心焦。

直到之后又连续被将近十所二流公司拒绝后,我的焦虑才真正烧起来。

那个时候秋季的校园招聘已经接近尾声,很多求职的同学已经拿到了offer。

我大概有几天是完全崩溃的,足不出户呆了两天时间。不想见任何人,也不想投简历和面试,内心填满了屈辱和愤懑。

幸运的是,那些已经拿到offer的同学都很得体,恰到好处的回避了所有和我直接面对的机会,这让我的心理没有进一步失衡。

后来心理调整好了就继续投简历和参加面试。

然后签约了天津的一所大型国企,做了三年国防口的射频工程师。

- 2 -

说几个求职中印象深刻的事情,

一般完成最后一两个面试后,余下的事情就是等待,等一个最终的判决。

其实说起来这种感觉很像,你和一个姑娘表了白。

姑娘看起来巨羞涩,甩给你一句我考虑考虑,就捂着脸跑了。

于是你就像个傻逼一样回到宿舍,魂不守舍的一直盯着手机。

只要有稍微响动,都会巨紧张巨期待的马上抽搐着抄起手机,然后发现妈的原来只是一条联通小秘书。

瞬间就像撒光气的傻瓜,心情复杂的既像被判了死缓,又同时跃跃欲试想来个痛快的。

坦率的说,在我的体验看来,等一个offer比等一个姑娘要煎熬好多倍。

那个未来悬而未决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是攥着手机睡着的。平均不到半个小时就会醒来一次,点亮屏幕看看有没有新的消息。

时至今日,我回想起那些个低头点亮手机的荒凉的深夜,心头还是一凛。

我依然可以毫不费力回想起,有一天夜里醒来,再也睡不着,一道惨白的月光照在地板上。

我在窗前默默的抽了支烟,只觉得自己的未来就如同这夜色一样厚重难抵。

- 3 -

后来几年里又有数次求职经历,当我可以和面试官从容的谈笑风生。

甚至有闲暇的精力去判断这个坐在我对面的猥琐的胖子或者高傲的女权癌的真实意图时。

我有时候会走一会儿神,我会想起那一年那个青涩莽撞的我,在面试时表现出的卑微和迎合。

我想说,在那个时候,我和我的绝大数同学在求职过程中都没能获得一个平等的机会。

虽然我知道这是一个常态,但是我依然为自己年轻时代的窝囊感到一阵屈辱。

那一年11月的哈尔滨已经寒凉入骨。我和很多求职的待毕业生一样,人模狗样的穿着西装,假装一副大人模样,从一个场赶到下一个场。

冻得嘴唇发紫,却还要假装热火朝天的参加一场群面。坦率的说,不管之后我如何在面试中打赢了多少次,但是我依然不能推翻这些时刻带给我的挫败感。

并且我在潜意识里或许有意的葆有这些记忆,以用来丰实我的人生曲线。

- 4 -

所有面试中,华为带给我了最强烈的挫败感,我一直面到最后,却没有收到offer。

和我一同参加面试的同学最终跳了龙门。

我始终记得他和我说,你在群面时就表达了不希望海派的意愿,所以你才没有通过。

这不是你的能力问题,而只是选择问题。

我当时急于为自己的挫败感找一个合理化的解释,所以我没羞没臊的把这个当做落选华为的官方解释。

我的同学如此善解人意,给了我一个天大的台阶。但是我想不管在什么场合,我总需要一个机会彻底的坦白这件事情。

我的落选是我自己在面试中出了一些能力上的问题。和那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有任何关系。

这大概就是我的学生时代的求职故事。

- 5 -

毕业后,我的女朋友由于考研失败,错过了找工作的最佳机会。所以她选择先来天津和我汇合,然后再慢慢找工作。

交代一下背景,我们的专业性别歧视还是很严重的,很多招聘条款的最后一条都是,女性除外。

所以,一个错过了校园招聘季的通信专业应届女毕业生,想找到一份本专业工作是格外困难的。

所以在初期稍微矜持了一阵子之后。

在找工作这件事情上基本就是基本上撒开了大网,行政、人力等等岗位也投了简历出去。

那个时候经常是我下班前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里面试,然后我下班后就骑车去接她。

虽然工作迟迟没有落实,让人感到格外心焦。

但是这座城市带给我们新鲜感很大程度上消解了这些负面情绪。

真正让我感到有些难过的是有一天下班我去她面试的地方接她,我问她今天面试的是什么呀?

她说是某一个鞋袜专卖店的店员。

我没有任何职业歧视的意思。

只是觉得,像她那么一个心骄气傲的女孩。

想必是花了很多的时间来说服自己和接受现实,才下定了决心去这里参加面试的吧。

然后又这样坦然的告诉我,这中间她遭受了多少心里的挫折?坦白说,那天我特别难过,我甚至幼稚的想不要她去工作了,我养她算了。

目前,她在一家科技公司做产品经理。

有的时候我俩聊天,聊起她「堂堂一个产品经理竟然之前差点去卖袜子」的往事时,内心并不是不触动和感念的。

- 6 -

所以,我最后想说的是,随便挑一个人,随便抓一抓,都是一把辛酸往事。

命运有时把你逼到墙角,生活有时把你踩在脚下。你爬起来了,照着裆给他一脚,擦干净嘴角的血,转身往前走。

或许你的姿势没那么好看,但是毕竟你没有被打败。你挺不过来,甘心被踩在脚下,那么这往事就是一根鱼刺,永远如鲠在喉。

你挺过来了,转身继续上路,多年后,这些心酸,不过就是一碟下酒菜。

你自己选吧。
 

(编辑: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