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学博士生阿旺返乡创业种水果 为田野找一把AI钥匙


阿旺在田间。

阿旺(右)在欧洲考察。

阿旺在欧盟总部开会。

三亚返乡创业种水果的新农民覃贞旺是位农学博士生。他不是省委派驻基层的乡村振兴工作队队员,却同样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他放弃北京的高薪待遇,选择在家乡的田野绽放精彩青春,扎根乡间沃野挥洒才智和汗水,书写属于他自己的乡村故事。

A 农村走出的学霸

“你叫我阿旺就行了,也不用称呼‘您’,我今年39岁,年龄也不大。”听到记者称呼他为覃博士,覃贞旺愣了一下,随即便嘿嘿一笑,说道,“我现在还是在读博士生,还没拿到博士学位呢。”

虽然阿旺很谦虚,但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学霸。1980年,阿旺出生于海口市琼山区东山镇的一个农民家庭。本硕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阿旺,在互联网时代,绝对是出身“名门正派”,又赶上互联网兴旺发达的好时代,天时地利人和三样具备,好工作加高薪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农家孩子奋斗成北京知名外企IT工程师,按理说也是人人称羡的人生赢家。可阿旺心里总有一丝空落落,说不出是为什么,但总觉得人生不应该仅仅如此。

2011年,一次返琼探亲,阿旺看到了家乡的巨变,幼年记忆深处的土地情结在他心中氤氲,望着日新月异的海南岛,他的眼底有些潮湿,默默地在心中勾画起创业的蓝图。“创业有无数种选择,但我从小就是农民,我想回到土地上创业,我也相信海南岛有农业创业的天时地利。”

B 重返农村,我自欣喜

在阿旺看来,海南岛是天然的热带果园,充沛的阳光雨露很适合农作物生长,在他创业初期,现代高科技热带果园还不常见,这便给他提供了创业的可能性。“种出好的水果除了优越的自然环境外,还需要规模化、机械化、产业化和完善的产业链。”

几乎每一位创业者都是天然的理想主义者与革命者,他们敢于打破现状,敢于挑战极限,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阿旺也是如此。既然念念不忘,他就一定想办法将“不忘”变成“回响”。

有了创业目标,虽然不知前景怎样,阿旺却很开心,干劲十足。经过几个月的艰苦考察与谈判,阿旺在三亚市天涯区租了一块两百亩的果园,并命名为“优山农场”,寓意“优山美地”,带着几分新鲜的欣喜开始了他的农民生活。

苦吗?这是一开始便预见的。但想不到的是阿旺在老家也由“别人家的孩子”变成了父母教育子女的反面教材:“好不容易在北京读完研当白领,怎么越混越差,回海南当农民了。”“早知道要务农,当初就不应该花钱送他去读书啊。”“你可别像那个阿旺,父母辛辛苦苦供他读书,反倒回家当了农民”……

“很多农学院的孩子毕了业不愿意从事农业相关工作,家长也不希望孩子做农民,我们不应该苛责这些人,而是应该反思为什么会这样?”阿旺身上有种堂吉诃德式的勇敢,试图用一己之力改变人们对农民的固有印象,他想亲身示范,即便做农民也能有体面的收入与工作尊严,可以在农村工作中实现个人价值。

C 创业受挫,学业晋级

“此心安处是吾乡”。成就事业、绽放人生是人们普遍的追求和梦想。对阿旺来说,创业需要盈利,但他创业的目标绝不仅仅是为了钱,他期待有更多的人才能够在乡村感受到价值认同,能够获得施展才华的制度保障,能够找到心灵的安放之处,让农村成为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美丽家园。

然而,愿景虽美好,但是做农场,阿旺坦言他并不专业。“那时候感觉浑身是劲,但结果是我除了种的水果品质比较好,其他方面与普通农民没有不同。”他的高学历与开阔的眼界并没有使得科技在田间地头起到应有的作用,资源也并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合理调配。并且,除了沉淀一些经验,阿旺的创业也并没有赚到什么钱。

为什么会这样?这个疑问一直困绕在阿旺心头,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仅仅有创业热情是不够的,他需要用最先进的知识武装他的头脑。这种先进知识绝不仅仅是写写程序,设计个水果销售网站,玩玩“互联网+”,而是扎扎实实地把智慧农业的理念和先进技术推行到海南热带水果产业中来。

阿旺决定一边创业,一边考农业博士。他将目标锁定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的王文生教授是他仰慕已久的权威专家。也许,大师能解决他的困惑。通过一番艰苦的努力,他最终以专业分数第一名的成绩拿到博士录取通知书。

王文生教授给了你什么样的建议?“王教授作为博导,结合我的情况打造了一个适合我成长的平台;他会鼓励我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的答案,他告诉我,‘不光要把论文写在纸上,更重要的是写在大地上’;对于具体的问题,他还会帮我找各领域的专家来解决。”有了导师的指导和帮助,阿旺的思路逐渐清晰。

D 寻找“智慧农业”的AI钥匙

去年年初,阿旺参加了一个名为“中国—欧盟青年农业实用人才能力建设项目”。参加这一项目的,是一群平均年龄30岁左右、热情友好、热爱农业的中欧青年农民。通过这个项目,阿旺参访了比利时、英国、爱沙尼亚等国,现代化农业技术、质量管控、农民对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以及可持续发展理念等,让他深受启发。

“欧美国家的农业现代化,靠的是大机械、是石油农业,因为他们人均耕地面积很大,而我们的土地零散、面积较小,从事农业的主体受教育的水平相对比较低,且面临着农业人口老龄化的问题。”阿旺认为,解决当下种植业痛点的钥匙藏于人工智能(AI)技术当中,因此,他把博士研究方向确定为“智慧农业”。

阿旺希望把握人工智能发展的机遇,研制出适合中国国情的小型智能化农业机器,并将现代服务业引入农业,为农村年轻人创造创业机会,让农业这个古老的产业勃发生机。“现在农村有很多年轻人在城市里打工,有的在城里送外卖、送快递。如果‘智慧农业’的想法可以在海南落地,这会给年轻人提供一个新的选择。”

“乡村振兴靠什么?靠的是乡村的人才,留住人才,振兴才有希望。”他说,现阶段种植技术的传承主要靠人的经验,但人的经验往往是不可靠的,比如种了十几年莲雾的种植户仍会看走眼,但如果把这些种植经验数字化,让种植者能轻松获取可靠的种植经验,直接应对种植过程遇到的病害、虫害、缺素等问题,新入行的种植户便也可以轻松驾驭农业种植。“我们要像保姆一样给农民提供服务,帮助他们种出物美价廉的水果”。

“电子商务正蓬勃发展,如果有物美价廉的水果,还愁没有好的销路?”阿旺希望博士阶段研究的“种植经验的数字化”课题可以在海南农村推广开来,让愿意上山下乡、回报乡村的人更有信心,让那些懂技术的“土专家”“田秀才”、善经营的“新农人”“农创客”,在农业领域实现自身价值。(记者 徐晗溪)

编辑:骆驼雨